古侑盛 琉戀客家 竹東子弟創立工作室

2016-06-14  記者 黃譓安 報導

  看著窗外的風景呼嘯而過,午後的新竹客運紡錘梭似的沿著光復路劃開寧靜的街頭。在新竹竹東五豐街口下車後,不確定地拐進幾個尋常人家的巷口,舊式灰矮平房夾道相迎,鋪著柏油的地毯指向的目的地是這片單一景色裡的一抹繽紛──「琉戀璃品手創工坊」招牌。

  輕輕拖開紗窗門,工作區裡的人疑惑地抬起頭,詢問的目光彷彿在確認什麼。他是古侑盛,琉戀璃品品牌的創辦人,也是第一屆獲得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客家青年返鄉創業啟航」補助的創業者。10坪大的工作室改建自從小長大的老家車庫,靠近店面的區塊是工作、教學區,簾幕後則是商品完成前後要進行的前置文案設定、後續攝影行銷的辦公室兼攝影棚區。


灰矮平房夾道相迎的街尾,有繽紛的工作室招牌。(黃譓安/攝)
 

歷劫重生 把握時光勇追夢

  出生在竹東的古侑盛從小就對自己的客家身分有強烈意識,但若要說利用客家為意象創業,恐怕是他中年以前怎麼也想不到的。1985年從復興美工畢業,古侑盛直接投入職場,第一份工作做的是美術設計和廣告設計。

  28歲那年古侑盛發現自己身體出了狀況,不得不擱下手邊的工作回老家休養。幾次大手術的進行,讓他體會到及時逐夢的重要:「生病時不能做的事情可能會在你身體好的時候很想做,畢竟我最後一次手術、休養完都44歲了。」古侑盛緩慢、堅定地說:「有些事你沒去做就不可能做了,因為時間不可能重來,要把握生命去做想做的事。」


工作室的格局,可看出工作台與教學區的區隔。(黃譓安/攝)

  早在尚未加入創業計畫前,古侑盛就已經開始經營工作室了。五年前客委會開設玻璃工作坊的課程,當時仍規劃開畫室的他體驗後認為這是很棒的、可以搭配畫室開設的DIY課程,便主動到外面的社區大學學習製作琉璃。他表示,「那時候覺得只有畫室太單純了,還想加上手做的東西。接觸玻璃之後覺得是可以推廣給大家的東西,越學越好玩還自己去外面學用火槍。」

  學了火槍還不夠,古侑盛慢慢開始自己買工具、查資料,最多知識的來源是網路,從最基礎的原料開始下載資料閱讀,也去日本、美國的網站找影片自學,最後甚至試著研究製造琉璃的工具。


古侑盛認真講解不同火槍的溫度。(黃譓安/攝)
 

鑽研琉璃工具 推廣琉璃工藝

  在古侑盛研究製作工具的過程中,發現台灣的玻璃產業由於缺乏原料的生產、工具取得也不容易,使用這個做為媒材進行藝術創作的人相對少。新竹竹東早年有很大的玻璃工廠,曾經是玻璃重鎮,他希望藉由推廣在地琉璃文化工藝,並在之上表現客家柿染與藍染,讓客家在地學子及鄉親了解地方發展的現況,進而學習台灣工藝文化。

  「玻璃的市場不大,除了生活用品是當然必須、例如玻璃杯那種,但我說的是奢侈品的市場,他它其實也沒那麼高單價,卻總要民生所需都滿足後才可能想到。」古侑盛指著他的教學台與改良後的火槍:「所以我在做的是不要讓玻璃製品是奢侈品,而是變成一種休閒娛樂產業,就可以更貼近生活。」

  這幾年除了琉戀璃品工作室的經營,古侑盛也在幾間社區大學開一些琉璃設計、火槍操作等基礎課程,更致力於改良燒琉璃的設備。「在社大開課的目的當然是希望可以把琉璃工藝推廣、普及出去,可是像那些專業火槍就不太可能帶出工作室外教學,我有空在做的就是自己改良讓這些設備能帶出去,方便推廣。」

  古侑盛表示,攜帶型的火槍國外有,但引進會比較貴,所以他就自己研究、改版台灣的瓦斯罐,壓低價格。他所設計的簡易版火槍帶出去就很方便,去社大開課也只需要一個盒子就能裝所有的材料。

  古侑盛說,做這工作不一定可以賺很多錢,但他認為好玩是很重要的,找到讓自己有堅持下去的動力,至於收入就是能過生活就好。「人生有時候很奇妙,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成為社區大學的老師,我明明是最討厭上台講話的人啊!可是像上週我去玄奘講微型創業的講題就必須一直說話,雖然我討厭這種事,但真的太喜歡琉璃了,覺得很好玩所以也願意去做。」

  古侑盛創業至今也曾發生過許多有趣的事情,因為被客家電視採訪,有學者來到他的工作室,問他在這裡做琉璃應該有10幾年了吧。那時候古侑盛的工作室才新落成一兩年而已,當下真的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該開心技術被誇獎,還是該難過工作室看起來很舊。」


古侑盛仔細燒製琉璃珠的身影。(黃譓安/攝)
 

鼓勵後輩 建構客家新意象

  談到對琉戀璃品未來的期望,古侑盛說他並沒有追求變成一個很大的品牌,畢竟手工飾品量產也有難度,他希望的是藉由他的工作室把琉璃工藝推廣出去,尤其是他改造的火槍。對於其他也想走客家創業的後輩,他則是期勉大家「解構」客家意象:「我今天生長在客家地區,我是客家人,客家人創作出來的東西它就是新客家、就是客家精神,雖然可能不一定有我們認知的『客家意象』。」

  古侑盛舉例,「桐花」這個符號是有意識被建構出來的:「每年的臺灣客家桐花季我都一定要加上『臺灣』,因為全世界只有臺灣客家有桐花這個符號,別的國家是沒有的。」他解釋桐花在生態上屬於外來種,會壓迫本土物種,淺根又會破壞生態,客家大老也大都不認同把油桐花當成客家代表。

  古侑盛說,客家人或在客家地區所創作出來的文化一定會隨著時間有所變遷,如果太追求既有的「客家意象」,可能反而會形成某種侷限,當從「客家青創」看到的符號樣貌越來越一致,幾年之內或許就會飽和而無法開展出新的想像。古侑盛期許年輕人開發屬於客家不同的樣貌,為客家文化注入新的生命力。


古侑盛嘗試解構客家,不受桐花等既定印象侷限的創作。(黃譓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