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邱廉欽 打造客家音樂新面貌

2016-06-15  記者 趙廣絜 報導

  台灣歌手邱廉欽是近年客家音樂圈竄起的新星,2014年他為偶像劇【我是侯美麗】所作的主題曲〈全世界都閉上了眼睛〉,以溫暖的旋律征服了不少觀眾的耳朵,同年他以首張個人專輯《饕客阿哥》入圍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不久前他的樂團icolor又再度獲得金曲獎提名。

  邱廉欽剛起步的演藝生涯看似順利,但其實在這之前他已經醞釀許久,在沉潛的時光裡做足準備,才終於換來這些成就。


〈全世界都閉上了眼睛〉是邱廉欽在OK繃樂團時期的歌曲。(影片來源/Youtube

  邱廉欽的綽號叫做Kim,有些音樂圈的晚輩會稱他為Kim老師。染了一頭淺色的短髮、喜歡戴黑框眼鏡,十足的年輕人裝扮,實在看不出他已是三個孩子的爸。為了在兼顧家庭的同時能夠專心創作,他在家裡隔出一間工作室、裝設隔音門與隔音窗,自己在牆上貼滿吸音海綿。小小的空間裡放置許多錄音設備和樂器,衣櫃更是直接被拿來充當錄音間。在這裡可以暫時遠離柴米油鹽,許多客語金曲便是在這個空間裡誕生的。


工作室裡面的電腦與錄音設備,是邱廉欽用來平常寫歌的工具。(林湘芸/提供)
 

面對音樂  不服輸的決心

   邱廉欽是竹北長大的客家人,小時候經常跟著父母去竹北市場擺攤,母親會帶著一台收音機在攤位上播放,而邱廉欽總會跟著收音機裡的音樂大聲地唱。不過,儘管他從小對音樂有興趣,家裡卻沒有多餘的金錢可以栽培他。上了高中以後,他迫不及待想加入吉他社,卻因為同時太多人報名而被排除在外。不甘心的他加入了吉他社隔壁的橋牌社,在社團時間偷看吉他社練習、自己摸索和弦的按法,拼拼湊湊地學會了人生中的第一首歌:五月天的〈溫柔〉。這種不服輸的決心,或許是他人生中最關鍵的力量。

  上了大學以後,邱廉欽的生活更加離不開音樂,雖然就讀醫學院的生活非常忙碌,他仍會利用課餘的時間到民歌餐廳駐唱。有天,知名音樂人謝銘祐正好來到邱廉欽駐唱的餐廳,在台下聽了表演以後便決定收他為徒,教導他如何以木吉他編曲、寫歌。這是邱廉欽遇到的第一個貴人,也是他創作生涯的起點。


邱廉欽拿起吉他彈唱。(林湘芸/提供)
 

棄醫從樂  半路出家

     大學畢業後,即便有了職能治療師這個穩定的工作,邱廉欽卻從來沒有打消以音樂為業的念頭,平日在台中上班,周末便趕往陽明山參加文化大學設立的電腦編曲課程,並且在那裏遇見了他的第二位恩師—音樂製作人蘇通達。在正式成為蘇通達的門生之後,他毅然放棄了原本高薪的工作。「我應該要在這個產業闖看看,因為不試可能會後悔!」事隔多年再回過頭去看當初的選擇,他的態度依舊堅定。

  離開台中的邱廉欽變成了全職音樂人,在台北無以為家的他寄宿在朋友的空床上,日復一日的寫曲、編曲,經常在老師的工作室耗掉整個夜晚。有次蘇通達教他彈奏鍵盤的四個和弦,稍微指點之後自己便先去休息,睡到半夜起來看到邱廉欽還在練習那四個和弦,驚訝地大喊:「你怎麼還在彈!」邱廉欽則是一臉鎮定地回答他:「因為你沒叫我停啊!」他說,自己非常珍惜這些接觸音樂的機會,甚至捨不得睡覺;那段時間他累積了豐富的創作能量,雖然年紀已經不小的他算是「半路出家」,但是他憑著心中的執念以及對於夢想的實踐力,終於成為一名專業的音樂工作者。


邱廉欽正在為剛寫好的旋律配唱。(林湘芸/提供)
 

回歸母語創作

  然而,邱廉欽的家人非常反對他選擇音樂這條路。邱廉欽本來寫的是華語流行樂,但為了爭取父母的認同,他便開始嘗試以客語來創作;有趣的是他的客語底子並不深厚,所以還買了不少兒童教材回來自學。在2014年,他的首張客語專輯入圍了金曲獎,父母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內心其實感到非常驕傲,連到市場做生意都會把專輯帶去炫耀。

  回歸母語創作完全是出於自願,邱廉欽說,透過創作客家音樂,讓他與家庭之間有了更緊密的聯繫。而創作的過程就好像是在找尋自己的根,在了解客家文化的歷史脈絡的同時,也試著以音樂把文化中美好的部分紀錄下來。

  不過邱廉欽也省思到,客語歌曲隱含的文化保存意識也是一種無形的包袱。其實不只客語,台灣大部分的母語創作歌曲都會有種「非我族類、不可以聽」的感覺,在語言使用者是相對少數的情況下,又增加了聆聽上的排他感。若是和一般人提起客家音樂,他們大部分會想到「唱山歌」,幾乎不會與流行音樂有任何聯想,而邱廉欽所做的,就是意圖顛覆傳統的「客家流行音樂」。


邱廉欽現場示範如何即興創作一首流行歌。(林湘芸/提供)
 

客家流行樂  Hakka-Pop

  邱廉欽提到,許多人在聆聽西洋音樂或日韓流行樂時,即便是聽不懂歌詞,也不會影響他們對該首歌曲的喜愛。同樣是不熟悉的語言,為何西洋與日韓音樂可能夠輕易地打動聽眾,客家音樂卻常令人避之唯恐不及?於是他在創作時,試著將人們熟悉的國外流行音樂元素放進客語歌曲中,並且每天研究全球排行前一百名的熱門歌曲所使用的配器與編曲,期望能做出具有流行特色的「Hakka-Pop」。

  舉例來說,他所創作的〈High All Night〉就掌握了K-POP的精髓,把它放在任何一部韓國偶像劇當作插曲都絲毫沒有違和感;而〈靚靚〉使用鄉村音樂的樂器與編曲,也頗有美國著名歌手泰勒斯(Taylor Swift)的韻味。除了歌詞是用客語來創作以外,其他部分的編制都是人們最熟悉的流行曲風。其實,一首歌只聽起來順耳、好聽,自然而然就會吸引人們來熟悉歌詞、甚至是跟著唱。邱廉欽成功地把客家歌曲打入年輕人的市場,也讓所謂的「客家歌曲」變得更有親和力與時代感,不再背負著嚴肅的傳統包袱。


〈靚靚〉走的是美國歌手泰勒絲的鄉村曲風。(影片來源/Youtube
 

為成功找方法

  在與邱廉欽談話的過程中,能夠很深刻地感受到他是一個不停散發正面能量的人,好像什麼樣的關卡他都有辦法迎刃而解;如果收入不穩定,那就每個星期再去兼職兩天的治療師;如果國內音樂市場不景氣,那就想辦法爭取到國外演出的機會。

  「不要為失敗找理由,要為成功找方法!」在音樂產業蕭條的年代,許多音樂人都對未來感到相當不樂觀,但是邱廉欽仍然保持著永不服輸的熱忱,除了繼續為客家音樂發聲以外,他也計畫將來要回到他的故鄉新竹,去灌溉這一片缺乏音樂養分的沙漠,同時也培養一些對音樂有熱情的年輕人。畢竟,能夠在最壞的時代存活下來的人,必須擁有超乎常人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