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唱文化雋永之歌
羅思容 /音樂創作人

2016-01-09   廖亦曦林哲辰 

前言/甫踏入羅思容位於新店的工作室,映入眼簾的是各式各樣古色古香的骨董家具和整齊排放在書架上的書籍CD。這裡是她創作的小天地,同時也是激發她創作靈感和心靈沉澱的祕密花園。羅思容有著親切的笑容,溫文典雅沒有偶像包袱,像自己的媽媽在家門口迎接晚歸的孩子一樣,那種氛圍是多麼讓人感動與溫馨。

 

內文/

1960年出生於苗栗,羅思容父親是戰後著名的詩人羅浪,從小就在父親耳濡目染下學習受到父親文學涵養的薰陶,羅思容從小就是位才女,小時候的特殊經歷同時造就出她獨特的創作風格。

成長過程中台灣正處於戒嚴,當時人們在公共場合裡只能說國語,禁止說方言,唯一能夠說自己母語的時間就是和家人、朋友相處的時候,而在客家庄生活的日子裡,每天都生活在客家文化的氛圍當中,因此她對客家文化的想像也建構在她所生活的環境、吃的食物、情感的表達方式、童年生活的經驗等,這些長成經驗日後在她的創作生涯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自覺」是羅思容對於客家文化復興工作的核心概念,「客家對我而言就好像一個母親,它與我臍帶相連,因此當我意識到這整件事之後,我感受到它背後強大的力量。」2000年羅思容幫父親整理詩文集時,當下自覺到母體文化對她的召喚;客家語彙的韻味、從小到大的成長經驗、前人留傳下來的智慧……,這些種種對她而言都是極為珍貴的瑰寶,於是她開始拼湊自己的過去,從生活出發體悟文化在生命中的脈動,日後羅思容更將自己投身於文化創作,透過各式各樣媒材的運用,替自己同時也為客家在歷史的扉頁中保留下獨特的文化質地,進而譜寫出豐富的樂章。

圖1:羅思容與孤毛頭樂團是期望以跳出社會規範,建構具有主體性和豐饒性的音樂。(羅思容提供)

段標/創作是享受也是抒發

 

「文化是什麼?」這是羅思容回顧近幾年創作歷程後對自己發出的疑問。過去,她曾經運用詩體、素描等不同媒材表達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但是似乎找不到能讓她完全釋放的管道,這也讓她開始回頭思考,創作的意義為何;漸漸地,她領悟到創作的本質並不是為了自我滿足而大量生產作品,真正重要的是將自己的生命感悟融入創作之中。創作是一種享受同時也是情感的釋放,羅思容認為不能將創作以工具化的方式理解,一味地認為製作每一張專輯都必須大賣,每一次都能夠獲得金曲獎肯定,或為了迎合市場、評審委員的胃口才寫符合需求的歌曲,她認為這是一件不智的事情,因此羅思容的創作態度來自於對她內心靈魂的誠實,每當提筆寫歌時,她最重視的是作品本身能否反映自己內心的想法並能夠將價值、理念傳達給聽眾,讓整部作品回歸到創作者的初心。

回到「文化是什麼」這個問題上,羅思容透過她的創作經歷得到的答案是:「生活。每個人從出生開始不斷地接受社會的模塑,一個人的思想、語言、行為模式、情感表達、知識無一不受社會影響。文化建構在人的生活上,它以生活為基礎進而發展。當我們親近文化時,我們往往得從生活出發,只要留心注意生活當中的大小事,自然而然能感受到文化的脈動,而人與文化就交互共生一體了」。

圖2:在《每日》專輯中〈七層塔介滋味〉一曲,講述了羅思容與客家文化的深受感情。(羅思容提供)

段標/每個人都要找到自己的核心

 

自幼羅思容即受父親文學涵養薰陶,時常在家中閱讀各式詩集散文,童年經驗深深影響日後她對藝術創作的敏感度。大學時期就讀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她持續運用文字創作,畢業之後曾到雜誌社、出版社任職,然而這段期間羅思容發現自己對文字漸漸缺乏熱情,對創作目的開始產生疑惑。面對疑惑,她選擇沉澱自己,仔細思索該用什麼形式延續自己的創作旅程。

過程中,繪畫擔負起羅思容探索心靈的媒介,同時也是尋找自我的旅程,試著利用圖畫創作尋找答案。有次羅思容買了一盒蠟筆便開始恣意塗鴉,一開始的畫作沒有具像的涵義,大多由一些簡單的幾何圖形所構成,慢慢地她透過繪畫開始反思並且重新找到創作的意義。期間嘗試過很多方法,最後羅思容在音樂中找到答案並且找到一條實踐的道路。

羅思容表示閱讀很重要,透過閱讀作品,可以了解作品原生的語言和生命的際遇。做為一名創作人,要如何用生命經驗看待世界呢?羅思容認為「每個人都從自我開始,經過家庭、社會、文化和大自然的洗鍊,一層一層如同心圓般的向外擴散,自我是一個核心的原點。」創作者必須了解生命核心,創作的作品才富含生命力。

 

圖:透過不斷文化的淬鍊,羅思容為專輯注入新的詮釋,在每一首音樂背後,都有一個屬於它的故事。(羅思容提供)

段標/為客家音樂譜出新味

 

羅思容的創作風格廣泛,而「女性議題」一直是其音樂作品的核心主題之一,「身為一名客家女性,我希望能夠為此做出一點貢獻,讓更多人能夠聽到女人的故事。」因此羅思容於2008年、2010年時到北山社區擔任駐鄉藝術家,來參與的學員身分很特別,是一群年齡介於60到90歲的客家阿嬤。羅思容帶著她們一起做活動,透過五個不同的主題讓她們重新爬梳自己的生命史,探討自己的童年生活、客家女性的處境、客家人的生活智慧、女性的家庭角色等,之後羅思容將這些與客家阿婆的相處經驗以歌曲方式呈現,創作一系列關於客家女性的歌曲。

事實上,2007年羅思容出版首張個人專輯《每日》時,就立刻獲得英國權威民謠雜誌《fRoots》特別推薦,並入圍第19屆金曲獎「最具潛力新人獎」,然而她不僅自己創作,更與孤毛頭樂團合作,開創台灣客家音樂的全新風格。

孤毛頭在客語中為小鬼頭之意,羅思容與木吉他手黃宇燦是在2005年一個音樂比賽後認識,之後在透過製作人鍾適芳介紹,認識音樂家David Chen陳思銘和吹口琴的Conor Prunty傅博文,到了第三章專輯時,羅思容再邀請資深音樂製作人及大提琴手陳主惠加入。這樣的組合適有意思的,如同團名,他們期望帶來的音樂是跳出社會規範框架的青春自在,與社會激盪出更多的火花。

在眾多創作當中,〈浪蕩子〉是羅思容最難忘的作品。在客家話裡面若有人被罵作浪蕩子,代表就是沒路用,但羅思容憶起以前讀赫塞的《流浪者之歌》,主角悉達多不就是第一號浪蕩子嗎?但他能拋下世俗所追求的一切,這份感悟給予羅思容相當大的震撼,決定用自己的力量走出生命的一條道路甚或可說是信仰。如今羅思容發行了第三張專輯《多一個》,羅思容說每一個人生來都是特別的存在,而新專輯中羅思容與十二位重要的台灣女性詩人合作,透過不同世代、不同語言、不同族群詩人的詩,交織出台灣多元富饒、開闊深厚的文化美感。

 

 

 

抽言/身為一名客家女性,我希望能夠為此做出一點貢獻,讓更多人能夠聽到女人的故事。~羅思容

 

 

BOX/About羅思容

1960年出生於苗栗,是一位客家籍的創作者。從小在父親羅浪的耳濡目染之下,使得她從小就大量接觸各式各樣的藝術活動,這些累積的經驗同時也成為她日後創作的靈感。她的創作領域包含客家音樂、現代詩、繪畫等。羅思容曾榮獲第23屆流行音樂金曲獎的最佳客語歌手和最佳客語專輯、第3屆金音創作獎「最佳民謠專輯」等大獎,是一位深具實力和魅力的創作才女。

 

 

 

圖8:羅思容用生命唱出對客家文化的熱愛並組成孤毛頭樂團。(羅思容提供)

BOX/採訪後記

當客家人物採訪名單公佈後我們隨即選了羅思容做為採訪對象,感謝她不顧發新專輯的忙碌答應接受採訪,我們因此有機會一睹金曲獎歌手的風采。在這次採訪前我們都沒有採訪經驗,再加上又是第一組訪問組別(我們訂的訪問時間比其他組還早了許多),前往約定地點前還不斷地模擬各種訪問狀況,深怕發生一絲差錯。不過緊張的情緒在我們見到羅思容後很快消失不見,訪問的過程中,她親切平和的語氣,讓我們的對話不像訪者與受訪者的關係,反而像朋友般的對談。對話當中提及她的故事時,彷彿帶我們一同經歷她的人生。我們在羅思容身上看見她為客家文化做出的貢獻,言談之間透露出她對客家文化的深情,她希望能用音樂讓客家文化可以有更多想像和對話。

 

 

BOX/

About廖亦曦

興趣是看電影,電影對我來說不只是休閒活動,更是我創作的靈感來源,偶有空閒遂整日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租來的電影消磨時光。

 

About林哲辰

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二年級,考試制度的受害者,因為分數進此系,正在另闢人生道路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