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搖母語,讓平凡的不平凡
黃子軒/音樂創作人

2016-01-09   何平黃敬勻 

前言/2014年的平快車上時而出現幾位年輕人,以輕快明亮的樂音伴隨著搖晃車廂內的旅人,在一站又一站的停靠間,享受美景與音樂交織出的快樂生活。由黃子軒帶領的「黃子軒與山平快」,以客語的創作歌曲為當代客家歌謠譜出新的時代氛圍。

 

 

內文/

「我們一起帶著愉快的心情,前往今天的目的地,1、2、3、4!」黃子軒的熱情帶動氣氛,木吉他、鼓聲響起,輕快明亮的歌聲在車廂裡流竄。這是一個特別的走唱計畫,而眼前這位充滿活力的大男孩就是「未來世代的客家歌謠」創作者──黃子軒。在經歷樂團重組後,黃子軒和團員以「黃子軒與山平快」之名重新出發,並在2014年展開了「山線平快」走唱計畫。

從2011年的原創音樂大賽開始,黃子軒開始踏入母語音樂的領域。受到家人影響下,他的音樂融合閩南和客家文化,以輕快流行的曲風唱出母語的深厚情感。也許聽不懂客語、聽不懂閩南話,但你我都能透過音樂的共通語言感受到其中的生命故事,平凡、簡單,卻意外深刻。

 

段標/慢慢行,看到的風景更美麗

 

「山線平快」就是走山線的平快車,因為速度緩慢,通常搭乘的目的都是觀光、旅遊,山平快上沒有匆忙的人群,反而充滿不疾不徐、好整以暇的旅客。黃子軒談到,山平快的特性就像他的音樂也像人生,不管走的快或慢,最後都會到達終點,重要的是沿途看見的風景。山平快雖慢,卻能在途中享受美景、享受人生。它是一個特別的支線,就像母語音樂,在台灣並非主流,卻有著自己獨特的性格。黃子軒和團員們討論過後認為山平快的意象十分符合他們的音樂質地,在樂團改變型態後決定展開「山線平快」走唱計畫。沿著台鐵支線邊走邊唱、邊唱邊看,用最貼近人群的方式傳達他們的故事。

「台灣人真的是滿友善的」,黃子軒回想起在山線平快走唱計畫的第一站──屏東竹田,因為是走唱計畫第一站令黃子軒和團員們感到緊張,雖然事先已和政府機關申請核准,但台鐵列車上可以拍攝影片卻不允許表演,兩者的模糊界線增加了此行的變數。懷著忐忑的心,各種意外情況在黃子軒腦海中浮現:造成乘客困擾、因列車長阻止而中斷演唱……,但這些擔心馬上隨著輕快的樂聲煙消雲散,當他們一擺好樂器開始演奏,車上的乘客們投以好奇眼光;學生們拿起手機錄下這個「突發狀況」,列車長默默地繞過他們並未阻止演出,大多數乘客都抬起頭觀賞演出也不吝惜給予掌聲,整個車廂內充滿愉悅的氛圍。對黃子軒來說,山線平快走唱計畫在推廣音樂外還有個重要目的──娛樂大眾,為平凡的交通過程增添驚喜,因此除了屏東,台北平溪、新竹內灣和花蓮都是走唱計畫的落腳處,在每個地點「黃子軒與山平快」都會以緩慢的步調,花上兩、三個禮拜的時間走唱、錄影,傳遞音樂給更多人的同時也留下深刻回憶。就像平快車一樣,慢慢行,看到的風景更美麗。

圖:黃子軒與山平快的歌聲在車廂中迴盪,令所有乘客專注聆聽。(有料音樂提供)

段標/母親的語言是回家唯一的路

 

黃子軒的音樂風格輕鬆而令人感到愉悅、舒適,但是用母語創作的歌曲卻有著深厚底蘊,語言的濃烈氣息在歌曲中表露無遺,和輕快的曲風恰成強烈對比。當被問到他的音樂是否有一個創作的核心理念,黃子軒表示,他的音樂並沒有太多批判意味在裡頭,他希望音樂帶給大家的是一種平凡的快樂,一種簡單、身為人所應該共有,每個人都能享受、有資格擁有的快樂。

「暗黑白領階級」樂團的第一張專輯《回家的路》,走的是充滿回憶的基調,專輯裡的歌曲大都在懷念過去,充滿對土地、家鄉,對消逝的時光和日常生活的情感與關懷,透過黃子軒的音樂彷彿就能嗅到土壤的芬芳,和記憶中那些所有令人魂牽夢縈的氣味。溫潤卻底蘊深長的音樂質地宛如一杯好茶,入口溫順,雖然不會立刻使人受到強烈刺激,但在喉間回甘之後卻令人回味無窮。最新專輯籌備工作剛告一段落的黃子軒表示,最新專輯裡的歌曲更為輕鬆、活潑,裡面有一首歌曲便是告訴忙碌於都會生活中的人們要記得適時放輕鬆,跟著音樂擺動一下。質樸的音樂質地與簡單立意,使黃子軒的音樂充滿平凡的美好。關於音樂風格,黃子軒特別提到他的音樂並不是完全走小清新路線,因為母語本身便有一個特殊韻味在,她的氣息是很濃烈的。雖然開始使用母語創作是生命中的一個意外,但是如黃子軒所說,走到現在32歲的人生,回頭看,發現很多事情之間似乎都相關連,在阡陌縱橫的人生曠野上,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將這些千頭萬緒的線拉到一塊,成就了今天我們之所以為我們的樣貌。對現在的黃子軒而言,母語已經是生活中不可切割的一部分。母親的語言和童年的回憶牢牢綁在一起,她就像一條紅線,將異鄉的遊子和故鄉纏繞在一起,這份血濃於水的情感無法割捨,直到成為在台北生活的新竹人後,黃子軒才深刻體認到這一點。當翻開《回家的路》這張專輯的第一頁,映入眼簾的第一句話「他鄉的遊子才明白,母親的語言,是回家唯一的路」,對黃子軒而言,母語是他和家庭最親密的連結,而原本對他從事音樂工作抱持懷疑態度的母親,也在他開始創作母語音樂後由擔憂轉為期待。

圖:「平凡的快樂」是黃子軒的生活態度,是一種平淡卻深刻的滿足。(黃敬勻拍攝)

段標/創造客語的「記憶點」

 

問到是否要進行傳承母語的工作時,黃子軒表示談傳承太沉重,一旦背負傳承母語的重擔,音樂就會呈現另一種氛圍,不再那麼輕鬆、自在。放棄教化的想法,黃子軒用輕鬆的方式在歌曲裡「偷渡」一些俚語,讓聽眾願意聽、學會唱之後再去認識這個字。就像看電視,聽音樂的目的也是休閒,過度充滿教育意味反而本末倒置,喜歡一首歌很多時候都是憑藉直覺,也許聽不懂歌詞內容,卻能和其產生共鳴。黃子軒舉例,幾年前在音樂祭遇到兩位歌迷,他們聽不懂客語亦非客家人卻被音樂勾起對親人的回憶而深受感動,「先撇開語言,把音樂做好」是黃子軒目前的想法,畢竟讓人產生共鳴並深深喜愛的音樂才有被傳唱、被深入了解的機會。

客語音樂現在最欠缺的是獨特性,也就是一個「記憶點」。一首華語歌曲加入「oh hi ia」就能展現原住民風味,那客語呢?黃子軒試著在閩南語歌〈阿姨的黑椅子〉裡加入客家「牽聲」唱腔,也試著在一些歌曲裡加入傳統樂器嗩吶,希望讓大家一聽就能感受到客家味。

圖1:黃子軒在戶外的表演總是帶來輕快氛圍,替生活增添動力與活力。(有料音樂提供)

段標/用創作填滿夢想的藍圖

 

成為一位母語音樂創作者並不在黃子軒的人生規劃裡,但是一直埋藏在他心中的音樂夢想與人生中一連串的巧合淬鍊,造就了今天的他。現在的成就與十六歲時寫下的夢想竟出乎意料得接近,黃子軒常常回想自己如何踏上音樂這條路;十六歲時結識了一位忘年之交,那位朋友告訴他,將你對未來的想像寫在一張紙條上,常常看著它,就算以後你沒有達成這個目標,也不會離它太遠。當時剛開始玩樂團的黃子軒在一張紙條上寫下了很多和音樂相關的憧憬,他寫下想成為一位音樂製作人、要在pub每年駐唱一百場,要拿金曲獎,要在三十歲那年成為業界最頂尖的製作人,並且到了四十歲的時候有五億存款;講到這裡他笑了,歲月的洗鍊在他的笑臉留下痕跡,但是那個十六歲無所畏懼的青少年依舊存在他心裡,熊熊燃燒著自己的夢想,這個吸引力法則的信念直到今天仍堅定不移地存在黃子軒心中。黃子軒笑談到,在他十七歲時回頭看自己十六歲的夢想覺得十分可笑,但是到了現在三十二歲回頭去看,他認為自己已經離當時的目標接近了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接近夢想的道路並不是一條直線,「所以人生就是很多意外」,黃子軒笑著說。擔任客委會的替代役是他進入客家領域的起點,退伍後,念傳播相關科系的黃子軒開始到客家電視台工作,這份工作讓黃子軒認識了曾雅君、謝宇威等前輩,在他們的鼓勵下開始創作母語音樂。2011年的原創音樂大賽是黃子軒真正投入母語創作的契機,現在的黃子軒仍一邊從事節目製作工作一邊進行音樂創作,對他而言,工作使他更貼近人群也更能接受各種新的資訊,藉由不斷吸收新知讓自己的音樂與更多不同元素碰撞並產生火花;與人們接觸並不斷內省使他能創作出更多有溫度的作品。對他而言,創作出好作品比成為一位多麼有成就的人更為重要。在不斷創作的同時,他擁有了一個新的夢想──在小巨蛋開一場演唱會。誰說夢想只能越做越小?黃子軒在實現夢想的路上累積了充沛的能量,並繼續做著更璀璨耀眼的夢。

段標/享受生活中平凡的快樂

 

如同山平快的另一個延伸意義──平凡的快樂,黃子軒說自己其實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年紀越大越發現自己喜歡、眷戀一些微小的事物。新專輯籌備剛告一段落,不用再每天工作、錄音室兩頭跑的午後,當他經過國小,看到小朋友在打籃球、聞到校門口小販煎菜脯蛋的香味,此情此景讓他馬上回到童年時光──放學後留在學校與朋友們打籃球的自己,還有一到晚餐時間家家戶戶傳出此起彼落的呼喚聲、孩子們還沒玩夠的嘟噥聲和從每戶人家廚房飄出的飯菜香,這樣的聯想讓他感到非常幸福。簡單的、平凡的快樂,透過黃子軒的人生態度與音樂,傳達到我們耳中。黃子軒告訴我們,要懂得享受生活,才會處處有靈感。享受生活、築夢踏實,是他勉勵所有年輕朋友的八個字。

 

 

 

抽言/要懂得享受生活才會處處有靈感。~黃子軒

 

 

BOX/About黃子軒

新竹人,成長於眷村。融合閩南、客家文化與多元的音樂風格,讓黃子軒被譽為「未來世代的客家歌謠」創造者,榮獲第24屆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擔任「暗黑白領階級」主唱,現樂團重組並更名為「黃子軒與山平快」。

 

 

 

BOX/採訪後記

採訪當天,當黃子軒帶領我們在公視的員工餐廳坐下,他第一句話就告訴我們什麼都可以問不要緊張。不帶一絲音樂人的驕傲神情,黃子軒就像一位鄰家大男孩回答我們的所有問題。在黃子軒眼裡,我們是無比年輕的二十歲,而今年三十二歲的他恰好在一個非常剛好的位置,既不會離我們太過遙遠,又能給予我們恰當的人生指引。黃子軒相信吸引力法則,他鼓勵我們勇敢做夢,越不可思議越瘋狂的夢越好,一直想著這個夢,等到回過頭時便會發現自己已在夢想的山腳下。令我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我們關掉錄音筆後,他和我們分享了更多天馬行空的計畫與鼓勵。「做夢,做大夢」,非常謝謝黃子軒給了我們認真做夢的勇氣。

 

 

 

BOX/

About黃敬勻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學生,台北人。最喜歡的食物是六塊雞塊餐。不是客家人但努力地學習客語中。

 

About何平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學生,在新竹打滾了二十年還不會認路的假新竹人。雖然父親是客家人但是進入客家學院後才學會說客家話,雖然名字很中性但是不折不扣的女生。喜歡自己的捲髮和邊洗澡邊唱歌,最喜歡的動物是土撥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