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一齣人生精采好戲
朱陸豪/演員

2016-01-09   蔡瑋薇史惠如 

前言/卸下傳統京劇的華麗服裝,朱陸豪以一身輕便的裝扮走在台北的巷弄街道,而那輕盈的步伐和如煦陽般的笑容,讓人不經意地受他的活力所感染,也無法相信那年輕的外貌下,蘊含的是超過一甲子的風霜歷練。

 

內文/

「我覺得每個人生下來就會有一種任務,對我這個從歌仔戲後台出生的人來講,我就是有那個傳統戲曲的血液。」提及表演藝術工作,朱陸豪輕輕地將身子往前一傾,舉止間既柔軟又優雅,仍然讓人能感受其炙熱卻不灼人的溫暖,眼底閃爍著不容動搖的堅定,對於表演的喜愛更是溢於言表。

 

標/杜麗娘巧點美猴王之路

 

朱陸豪是克勤克儉的客家庄孩子,出生於新竹縣竹東鎮,母親是戲班的表演者,年幼時期的他因為受到傳統戲曲的耳濡目染,對傳統表演藝術有著深厚的情感。直至小學三、四年級時,進入陸光劇藝實驗學校,踏上艱辛的京劇訓練之路。

由於當時京劇演員收入的微薄,無法支撐起家計,許多完成京劇訓練的人們相繼轉行電視劇和電影的演出,面對這樣的困境,朱陸豪躊躇在人生的岔路口,遲遲無法做出決定。

直到某日,在因緣際會下到國父紀念館觀賞崑曲《牡丹亭》的演出。在絲竹崑笛的伴奏下,隨著杜麗娘輕擺的水袖、柔美的身段和漫步的姿態,讓向來不喜歡愛情劇的朱陸豪,不禁沉醉於表演者的舉手投足之中,屬於朱陸豪的人生答案也逐漸清晰了起來。「我小時候受了這麼多苦、這麼多的罪,我都還沒開始就改行,不是可惜了嗎?」《牡丹亭》的樂聲就如同警鐘般地敲醒了朱陸豪,帶領著他站上京劇的舞台。

從最初的跑龍套,到家喻戶曉的美猴王演出,一切皆是聚沙成塔,一步步紮實地用汗水和努力所灌溉的成果。朱陸豪坦言,初次演出美猴王的戲碼,由於本身較其他表演者頎長的體態,以及對於美猴王生澀的揣摩,曾遭他人開玩笑為「狒狒」而非孫悟空的表演,但他絲毫不氣餒,花費兩年的時間前往大陸學習,精心專研於美猴王這個角色,將猴子好奇的神情、不矯作的姿態皆臨摹地淋漓盡致,而這樣的用心演出,獲得了觀眾們廣大的迴響,甚至將美猴王的精湛表演帶給歐亞非各國的人民,令人驚艷,也讓這角色足足跟隨了朱陸豪老師長達二十二年的時間,直至現在,大眾仍然將「朱陸豪」和「美猴王」畫上等號。

圖:朱陸豪演出美猴王的俏皮登場。(大同大學提供)

標/跨界創新,轉化戲曲新生

 

「我們這行有句話『京劇的舞台不養老、不養小』,太小沒名,演不好,它不要你;太老,老了沒體力它也不要。」朱陸豪說著,眼角隨著笑容漾起柔和的紋路,那是由時間所刻下的痕跡,裡頭透露著一絲絲的遺憾。隨著歲數的增長,朱陸豪逐漸無法負荷京劇武生、美猴王等角色演出的大量體力消耗,在某次演出結束後,氣喘如牛的他躺在後台地板上大口大口地換氣,但空氣卻稀薄的令人難以調節呼吸。

有了這樣的經驗,讓朱陸豪深刻體會這個角色必須交棒給年輕的後輩演出了,但是深愛傳統戲曲的他並未從此放棄京劇的演出,而是轉以跨界合作的方式與其他表演藝術結合,為傳統文化戲曲帶來全新的氣象。朱陸豪曾與其門生,同時也是雲門舞集首席舞者的吳義芳合作,將京劇融合現代舞,以武生的陽剛和現代舞的柔美,刻畫出人性剛強和懦弱的一體兩面。此外,他也與知名大提琴家張正傑合作,透過美猴王對月亮情感的演出,將古典劇與西方古典樂的相互融合,詮釋出不同風格的德布西《月亮》。無論是何種跨界合作,朱陸豪都未捨棄其最心愛的傳統戲曲,而是將它以更特別、新穎的面貌,帶給觀眾全新的文化饗宴。

 

標/硬頸精神面對全新挑戰

 

除了傳統戲曲的跨界演出,朱陸豪亦走出京劇舞台,進入舞台劇和電視劇的領域,這樣的跨界嘗試也為撐起京劇一片天的老武將開闢了表演藝術的新天地,透過自身不懈的努力和身邊貴人提點,讓朱陸豪在跨領域的成就上有了亮眼成績。卸下了威武刀槍,初次在舞台劇場穿起人們最平常的打扮──T恤和牛仔褲,在舞台劇導演李國修的指導下,歷經三個多月的磨練,讓朱陸豪從一開始的手足無措,逐漸地能夠清晰講述台詞,將身體呈現自然地擺放,完美詮釋時下大學生的角色。

相較於京劇和舞台劇能與觀眾即時回應的表演,在面對劇組和機器演出的電視劇也是一項十分困難的挑戰,不似舞台劇誇張的肢體和機器精準畫面拍攝角度呈現都是朱陸豪重新學習的重點。經過不斷的修正以及經驗的累積,朱陸豪於2004年演出《寒夜續曲》劉阿漢一角獲得最佳男配角獎便是最好的肯定。這些跨領域的嘗試不但開拓了朱陸豪表演藝術的新道路,同時也讓他得以將不同領域的專業整合,反饋於京劇的改良演出。

面對跨界和跨領域的種種挫折,朱陸豪秉持著堅持不懈的精神,一一去挑戰和克服。「我既然沒有別人聰明也沒有別人長得帥,那我就拚命用功,比方說別人動作練十遍,我就練二十遍,你要練二十遍我就練一百遍……,這個就是我們所謂的硬頸精神!」從小一家五口居住於五、六坪的房屋,白飯僅淋上黑糖是家常便飯,成長於如此物資貧乏的客家庄,自然地培養出朱陸豪身為客家人吃苦耐勞的硬頸精神,也正因為朱陸豪一路走來的堅持不懈和不畏艱辛的努力,才得以讓他在表演藝術的成就上,到達了他人所能未觸及的高度。

圖:朱陸豪參與《哇!陳怡君》電視劇的演出,飾演父親角色。(TVBS提供)

標/演戲,是一輩子的志業

 

作為一名表演藝術者,在提及文化傳承時,朱陸豪謙虛地揮了揮手,表示著他並沒有將文化傳承視為使命這樣的想法,但非不願,而是不敢想。他認為「身體力行」才是文化傳承的最佳良方,人們不能僅在口頭上下功夫,口口聲聲喊著文化傳承的口號,而是必須親力親為,透過自身的用心投入,盡力詮釋出好的作品,讓政府和觀眾看見。有了好作品的呈現,為文化傳承所發出的聲響,才能更加鏗鏘有力,藉由在每個人的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獲得大眾的重視。「所以這個年紀,人家說你可以退休,我說,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完耶!」朱陸豪爽朗的笑聲透露其對表演藝術的熱愛,如同夏日陽光一般感染大眾,這樣的熱情也並未隨著歲月更迭而冷卻,反而更加發光發熱。

不同於時下部分演員在工作之餘進行多方面的投資,朱陸豪一心一意以「演員」作為其終身志業,他引用了李國修的一句話:「人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圓滿了。」提及故友,朱陸豪微微地垂下了眼,彷彿陷入了遠遠的時間長流裡,隨後又繼續他未完的話語,他說,初次耳聞這句話的當時,有著不同於以往強烈的感受,全身如觸電一般,他說,「原來我這一輩子追求的就是演戲啊!」呱呱墜地於歌仔戲後台的朱陸豪認為「表演」就如同血液般流動在其體內,似呼吸、飲食般地自然,舞台上的他,呈現的便是最真實的自己。此外,朱陸豪亦期許自己成為多面向的演員,積極嘗試未曾扮演過的角色,不論是笑裡藏刀的反派角色或是專業性十足的法醫,朱陸豪希望透過這些不同角色的詮釋,挑戰自身的極限的同時精進演技。

 

標/演好自己這齣戲

 

「戲劇人生就是我的人生。我演了很多人生,然後從人生當中也體會到每個人物的人生觀,當然我最後的人生觀就是──健康、快樂。」美猴王是朱陸豪生命中重要的標誌,但人們不知道的是,自小個性拘謹、內向的朱陸豪,透過美猴王直率和活潑,讓他更懂得如何與他人互動,並習得以微笑面對眼前陌生的人、事、物。朱陸豪說,在他演活了美猴王的同時,美猴王也在改變著他。

不菸不酒、不熬夜、不飲冰是朱陸豪維持健康的四大守則,他認為,若缺乏一個健康的身體,即使在戲裡有著無數人生得以詮釋也無法如願以償,因此朱陸豪對於生活習慣有著十分嚴謹的自我控制。也正因這樣的重視,他的樣貌好似一般壯年男子,硬朗又健康的身體也無法令人摸透其真實的年齡。

歷經半世紀的歷練,從年輕的勇往直前,到看盡生命的短暫無常,磨去了銳角過後,朱陸豪擁有的是圓潤又飽滿的生活態度,現在的朱陸豪期許自己能夠繼續專注於他所喜愛的表演藝術,帶給觀眾們更多更精采的戲劇演出。

 

圖4:透過手寫的溫度傳達當時正值母親節的祝福,老師手上的歲月痕跡也清晰可見。(史惠如攝影)

抽言/我這一輩子追求的就是演戲。~朱陸豪

 

BOX/About朱陸豪

民國43年1月5日出生,父親來自南京,母親是新竹客家人。九歲進入陸光劇校學習京劇,演出京劇美猴王成名而有「京劇國寶」之稱。後期演出各類電視、電影與舞台劇,2004年以電視劇《寒夜續曲》獲得電視金鐘獎戲劇類最佳男配角獎。

 

 

 

 

BOX/採訪後記

從沒有看過笑起來那麼迷人的魚尾紋!無論在戲中或戲外皆擁有好爸爸形象的朱陸豪,在戲劇領域亦擁有崇高的地位,經由長時間淬鍊而散發出的氣質與智慧,更是讓我們對於朱陸豪有股油然而生的尊敬之情,只敢遙望而不敢靠近,因此在得知老師同意訪問後的我們真是如美夢成真般的雀躍,難以相信有一天能夠近距離接觸自己所崇拜的人物。經過無數緊繃而徹夜難眠的夜晚,以及腦海中無數次的排練過後,直到老師真正地走出螢幕、和我們一樣並肩站在民生社區街道上,親眼望向老師說話的細微神情和眼角的溫暖笑意,那一刻,我們才相信自己確實做到了,不只完成了眼前的採訪大任務,更在短短的時間內,感受到了來自老師正面的生活價值。

 

 

BOX/

About蔡瑋薇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學生,身為土生土長的新竹人,卻常被取笑不知道新竹美食在哪裡,為了挽回名譽,目前致力於美食地圖的開發。覺得人生最幸福的事是每天吃飽睡好、愛的人們都健康快樂和擁有夢想並努力實踐。

 

About史惠如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學生。擁有雙眼皮大眼睛的女孩,不喜歡粉紅色,衣櫥裡最多的是白色系列衣服,視自己的類單眼相機和拍立得為最珍貴的寶貝,到了遊樂園總是不能錯過旋轉木馬,理想是讓自己成為值得被尊敬和疼愛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