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累生命羽化一世導演夢
徐麗雯/導演、作家

2016-01-09   簡瑩儀陳妍瑄 

文/陳妍媗、簡瑩儀

前言/因為應徵客家電視台《幸福派出所》的編劇一職,卻因為女主角無法演出而的徐麗雯說的一口流利客語,符合劇組期待,因此意外地出演《幸福派出所》女主角而走入演藝界。這一走,就快十年,徐麗雯也從戲劇、電影演員擴展,成為導演、編劇、作家,甚至在舞台劇中參與演出。才華洋溢的她雖說不出最喜愛哪個身分,卻肯定這些都指向同一個根源——創作。

 

 

內文/

正值而立之年的徐麗雯,踏著穩健的步伐朝著夢想前進,眼中閃爍著自信光彩、言辭清晰有條理,很難想像以前的她並不擅與人溝通,「後來的工作都是一直去接觸到人,所以我一直逼迫自己要打開、要分享、要讓別人進來、要交流」。現在,她常在自己的Facebook粉絲專頁與人互動,每一則留言都會親自回覆,她覺得與大家交流是件重要的事。

雖然意外地走入演藝界,但她在錄取臺北藝術大學劇本創作所碩士班後,除忙碌於演藝工作,更不斷在課堂中充實自我。十年下來,也讓人見識到徐麗雯的才華洋溢。

 

段標/在每一個日常鍛鍊演技

 

走上演藝路是徐麗雯實踐創作理想的方式,該如何詮釋劇中角色,徐麗雯下了許多功夫,她會在拍攝前為角色寫自傳,甚至在日常生活讓自己投入劇本情境,「我就是過那個角色可能會過的日子,比方說我吃這個甜點,我就會想說那個角色是怎麼看甜點」,徐麗雯表示。此外,她發現個人經驗有限,不斷重複挖掘過往的回憶容易枯竭,因此她喜歡閱讀與欣賞電影,加強對角色的想像。她強調,閱讀可以幫助我們看到人更深層的地方,察覺劇本的弦外之音,或是更可以理解這個角色在此時為什麼會有如此反應。她的隨身物品中一定會有筆記本,以便在靈感湧現時能記錄下來,而不是隨著忙碌的生活步調而淡去。

如果徐麗雯演出的角色內心是比較灰暗的,那她身邊的人就會很辛苦,得連帶承受她為了融入角色而外顯的低落情緒,「這實在是太孤單了,因為妳哭一整天已經哭不出來卻還是要哭,所以把最壞的、最黑暗的事都挖出來,哭到最後是身體上很煎熬。」因此徐麗雯不斷精進,學習如何用外在力量去激起內心情緒,而不只是刨挖自己的內心,她解釋,這種方法是先找到角色的特質再依這些特質各設計一些動作,動作要做的很大甚至是重複上百次,此時心裡會產生一種感覺,再來才是說出角色的對白。這個新學到的方法對徐麗雯來說很特別,未來會試著應用在她的演出上,當她轉換到導演的身分時,也想用一樣的技巧來幫助演員們入戲。

圖1:徐麗雯認為一個角色的建構需要累積許多生活經驗,此外她也積極學習新方法來精進演技。(徐麗雯提供)

段標/新嘗試就是人生契機

 

《幸福派出所》是徐麗雯演出的第一部戲劇,也是至今印象最深刻的。由於是新進演員不甚了解拍片倫理,還曾與導演發生爭執,但隨著戲劇的拍攝也一點一滴構築出她對於拍片的想像。

在這部戲中有一幕她要挑戰飛行傘,這是前所未有的經驗,因此必須同時接受演員與飛行傘員的訓練。徐麗雯在飛行時通常是聽從教練的指揮,但有次她飛行時離高壓電塔越來越近,慌張失措的她卻發現底下的教練沒注意到這個危險情況,此刻的她有種「被拋棄在天空上的感覺」,只能靠自己的判斷離開,但經驗不足而徒勞無功,在即將觸碰到高壓電塔之際,教練緊急要求她迫降,結果她摔到田裡幸無大礙。這次經驗讓徐麗雯找不到飛行的樂趣,「在空中偶爾我會覺得很孤單,我很好奇為什麼這麼多人想要離開地面」,卻也因為這樣的想法促成了她拍攝紀錄片【追風】。這部紀錄片紀錄下臺灣大部分的飛行運動,訪問對象有許多飛行界傳奇人物,對他們而言,飛行不僅是追求刺激,而有更深一層的意義,透過紀錄片拍攝過程,徐麗雯似乎也找到了為什麼這些人要在天空上的理由,只是「我還是沒有很熱愛飛行這項運動!」

 

段標/因文字創作豐富內在力量

 

雖然出身於屏東,徐麗雯對屏東周邊客家村落卻不曾深入了解,但接下兩本書的撰寫工作後,有了意想不到的收穫。印象最深刻的是《六堆回味》,記錄下當地富有客家色彩的小店,而它們都隱身在街頭巷尾,這讓她費了不少力,不斷詢問當地人才將店家蒐集完整,為了呈現受訪者背後更深刻的生命故事,每一間店她至少會訪談三次。完成著作後徐麗雯寄給每位受訪者,有些卻已不在世上,但後代因為自己的父母生命被紀錄下來而感到欣慰,「我覺得這就是這份工作裡最重大的意義」,徐麗雯笑著說。然而最初,徐麗雯不太喜歡這份工作,她認為這不是自己偏愛的文學創作而是單純紀錄,且蒐集資料的過程太辛苦。但堅持了一年,不只更認識自己的家鄉,也讓她接觸到很多不同人的生活,對後來演戲、編劇、導演有很大的幫助,因為建構一個角色的細節是需要累積許多生活經驗,「比方說《黃金稻浪》,劇中角色要有一種鄉下人、很貼近土地的質感,我就常想起在寫書採訪時遇到的人們」。

著迷於文字世界中的徐麗雯,尤其喜歡香港小說家黃碧雲的系列作品《七宗罪》,聽聞有導演想將這個作品改編為舞台劇她便毛遂自薦,從此踏入了舞台劇;在演出由《七宗罪》改編的舞台劇《忿怒》時,為了扮演狗的角色,剛開始手沒有力量撐不起來,徐麗雯天天去操場學狗爬,這也是舞台劇和影像表演最大的不同,舞台劇演員的肢體表現要有比較大的張力,需要更多的體力和練習撐場。

然而,舞台劇演員的酬勞卻和付出的汗水不成正比,「我覺得他們真的很偉大,真的在追求對藝術表演的熱愛」,這是她對舞台劇演員深深的讚嘆。徐麗雯在影像演員和舞台劇演員兩者中學習,她期許自己練習演技上收放自如,因此希望每一、二年內就能演一部舞台劇。

 

段標/導演夢教會人生事

 

「導演是我最終極想做的事,因為我覺得它是可以達成其他事情的綜合體,前面我的一些累積可能都是為了我想要做這件事情」徐麗雯堅定地說著。即使她的第一部長片【黑貓大旅社】讓她負債,仍不減損她對導戲的熱情。

徐麗雯會成為一名導演也是偶然,工作夥伴認為她的劇本寫得不錯便投了輔導金,順利拿到經費後,從沒導過戲的她,為了【黑貓大旅社】事先做了很多準備。當時她對金錢概念相當薄弱,只在意畫面看起來是不是自己想像中的樣子,尤其是道具與場景的修改,但累積起來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字,徐麗雯遺憾地說,她很自責沒有為影片的宣傳與發行留下經費,但也學到了一個電影企劃必須要包含行銷預算,才能使大家的努力被看見。

在導演這個角色中,徐麗雯了解到影像表演不只有演員的投入而已,還有加上剪接,才能讓每個鏡頭接起來產生想傳達的效果。拍戲時,一場戲常要拍很多遍,如果是哭戲,對演員來說真的非常辛苦,「那何不把能量完全留在他真的需要流眼淚的時候,例如拍特寫他再流眼淚就好了,有必要才會叫他真的痛哭」。同樣身為演員的她在當導演時會特別體恤演員,也因為剪接的經驗讓她體會到全力演出固然重要,但有時候可以對自己寬容一點。

除此之外,徐麗雯認為自己需要更信任別人,電影不僅是文字創作,也是商業,更是眾人的集合,不能只靠自己創作,這不是個人的作品,而是大家的心血,她明白了分工與溝通的重要性,必須不斷溝通才能使作品更趨於原本的想像。以前不擅溝通的徐麗雯並不喜歡映後座談,秉持著「作者已死論」認為導演想表達的都在電影裡,觀眾可以有自己的詮釋。然而,現在的她很珍惜每一次的映後座談,拍一部電影不容易,只有在此時才能真切地聽到觀眾對電影的評論,如果有人被感動、體悟某些道理,或是觀眾期待看到她,對她而言都是很大的鼓舞,伴隨著滿滿的成就感。

 

段標/做好眼前事,讓夢想落實

 

回首過去九年,在演員、舞台劇演員、導演、作家多重身分轉換中的徐麗雯,認為自己最重要的信念就是,「不管遇到什麼事情的時候,只要看著眼前的事情盡全力去做完了之後,就自然而然會有另外一件事出來」。

原本從沒想過進入演藝界發展,十年前接到客家電視台要她出演《幸福派出所》女主角時,她認為既然對方都敢找一個剛畢業、對社會仍懵懵懂懂的新鮮人,沒理由不敢嘗試。徐麗雯很喜歡作家伏爾泰所說「至善者,善之敵人」,我們常因為太害怕失敗、挫折而拒絕做某些事情,其實只要把握眼前的機會,努力去達成,我們未來的方向會越來越清晰。徐麗雯秉持著這樣的態度,在人生路上踏實地走好每一步。

 

 

 

抽言/不管遇到什麼事,只要看著眼前的事盡全力去做完,之後就自然會有另外一件事出來。~徐麗雯

 

BOX/About徐麗雯

屏東麟洛客家人,成功大學中文系學士、台北藝術大學劇本創作所碩士班。有導演、編劇、作家、演員等多重身分,導演電影作品有【黑貓大旅社】、【裙襬上的夏天】等,出版著作有《公館家鄉寶》、《六堆回味》,演員作品有電視劇《幸福派出所》、《桂花釀》等。

圖2:在戲劇作品中嘗試不同角色,是期許自己在演技上能有更多突破。(徐麗雯提供)

 

BOX/採訪後記

我們很幸運地透過徐麗雯親自經營的粉絲專頁直接與她互動,取得採訪機會,她對於我們的採訪相當重視,事先看過訪問大綱,回答問題時總能切中題綱,並分享許多螢光幕下不為人知的辛苦面。約訪時,面對餐桌上的各式甜點,愛吃甜食的她卻淺嘗即止,她解釋為了在戲劇中保持完美的體態,所以必須克制。

徐麗雯的生活幾乎被演藝事業填滿,拍戲時間拉得很長,睡眠時常不足,沒有固定休假日,有時放假也拿來處理眾多生活瑣事。此次採訪經驗讓我們接觸了以往不甚了解的演藝界,原先以為他們總是光鮮亮麗,如幕前展現的姿態,徐麗雯舉了許多例子讓我們更能貼近真實,演員付出的努力與犧牲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BOX/

About陳妍媗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三年級,摩羯座。喜歡聽故事,更愛發問,對生活充滿熱情。夢想是用自己賺的錢環遊世界。遇到挫折,積極面對,並相信No looking back. Love where you're going!

 

About簡瑩儀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三年級,金牛座。喜歡烹飪、旅行、在生活觀察並反思。上了大學後開始練習將自己的成長用文字記錄下來,希望可以成為一位擁有更多能量讓自己以及他人快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