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際志工結合社會企業

2017-01-12  記者 古竹君 報導

以立國際服務社會企業商標(以立提供)

  以立國際服務社會企業(以下簡稱以立),帶領志工前往海外偏鄉服務當地社區,將服務性組織與企業做結合。做為一個服務性組織,對海外偏鄉地區提供服務,深入當地溝通、觀察,找出問題,與當地人共同解決問題;而做為一個企業,提供消費者需要的價值,同時對專業服務、品質及過程設計的把關,確保企業順利營運,對以立而言,志工即是消費者,將金錢與體力投入以獲得價值。以立將志工與海外社區串連,互惠互饋,希望提供雙方永續性的效益。

  當國際志工結合社會企業時,服務的同時滿足消費者,以立結合雙方共同需求,是什麼成為以立的信念,又是什麼使以立得以成功成為一個社會企業的呢?

創辦人陳聖凱與客家的精神

  以立創辦人陳聖凱有他的堅持,讓他在這七年中,創辦以立,經歷低潮與困難,遠赴各國偏鄉扎根於當地,一步一步開拓以立至今,陳聖凱說:「有可能是客家人比較硬頸吧,家族裡的人個性都比較堅持,但是代價就是比較不靈巧。客家人的身分同時也讓我理解少數被看待的眼光。」陳聖凱於高中時期被同學使用閩南語戲弄,卻因聽不懂閩南語,誤以為是好話,後來才得知真相,陳聖凱說到,雖然身邊的人不帶有明顯的惡意,但是當集體聚在一起時也可以是某種霸凌。因為有著堅持並帶著對少數心態的理解,開啟了陳聖凱對社會的關懷與服務。

以立創辦人陳聖凱(古竹君/攝)

溝通與服務

  跨國服務是困難的,不只有實際金錢與人力的困難,如何進入、幫助當地,轉交給當地組織,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同時以立也小心謹慎地避免外力介入而改變權力架構的情況。陳聖凱:「很多我們以為的問題其實不是問題,找出真正的問題很重要,而找出問題的方法是跟當地人互動,去問、設計活動,了解他們真正的問題,來結合社區共識與課程。」以立藉由組織評估,與當地的非政府組織、政府與居民們建立關係,透過工作坊等方式確認問題。「先去溝通、了解當地,再去解決問題,跟社區一起提供可行方案,執行回饋,在地賦權,交給當地人。當地社群之所以願意去做是因為歸屬感,國際志工一定會離開,我希望能夠快速地交給當地人,讓當地去創造、負責這些計畫,如果能做到這一點,我覺得這是對台灣的國際志工最好的意義。」陳聖凱解釋以立的服務目標

  地區服務要具備有利於當地長遠改善的模式,陳聖凱:「要試著去想村落裡的人被我們影響,接下來十年、二十年後他會做什麼事,他還會待在這個村落中嗎?還是他受到我們觀念中資本主義的影響就跑掉了,若是如此,我們其實是在惡化他們,這些觀念都要謹慎地去對待。」在服務當地的同時,以立同樣看重志工在幫助與學習間的體驗,以立認為志工提供服務,同時也要從當地得到價值,有給有得,跟當地綁在一起,才能構成一個循環。

  很多志工在跨國服務的時候,其實是在做一個他不習慣、跳出舒適圈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會幫助他們去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以立除了希望提供對國際的認知,也希望志工了解,「只要去做,就會有可能改變」,期望藉由參加以立得到價值,成為一個社會創新者,匯聚力量並擴散出去。

領隊的角色

  以立訓練許多的志工領隊,領隊肩負傳達以立精神與帶隊出團的責任。曾擔任以立領隊的韓世珊,最初參加出團前往尼泊爾,回來後就參與以立的領隊徵選,她說:「我覺得還有很多的事情還沒做,還有很多事情我可以做到的。只當隊員的話,計畫都是以立與領隊決定,我想嘗試著當領隊想一些計畫幫助當地。」在長達半年的領隊培訓時期,野外露營、野炊、蓋一些小型建築,要學著自己做東西,同時以立設計社會企業的課程,邀請社會企業相關人士演講,讓領隊們吸收很多社會企業的想法。

  陳聖凱的堅持與韌性似乎貫徹在他們的領隊培訓中,同時也將「改變」的精神傳達,韓世珊認為:「以立跟其他組織不同的地方就是在用服務對實際生活帶來改變,建房子、蓋廁所,這可能是他們現在最需要的東西。實際的付出,與快速的應變,像是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志工團的到來,迅速修路搬磚,提供年輕的力量。」以立的精神透過領隊在傳達給志工,「保持彈性、多體驗、多接受新的事物」,這是領隊韓世珊想對志工所說的話。

 

 

 

 

以立志工領隊韓世珊(右二)於尼泊爾服務(韓世珊提供)

志工找尋的價值

  對志工來說,他們或許是想幫助人,也或許是想更多的認識自己,他們都試圖從海外服務的旅程中尋找價值。四次跟隨以立出團的志工溫雨樵認為,服務不是施捨,最初她是為了尋找對服務的定義而選擇去了柬埔寨,第一次做國際志工的震撼,她深入當地,接觸的人、事、景象都是最真實的當地,她說:「這給我活著的感覺,一種在當地踏實生活的感覺。」這也是她後來再去第二次的原因,「我認同以立的理念,要改善國家生活,要從根本去理解,把好的東西給他們,不一定就是最好的。以立跟當地有所連結,知道他們需要什麼,再去實踐。」在她出隊時,遇到了很好的領隊,也促使她想去當領隊,或是接觸相關工作,她認真的說:「以立給我了一個改變的態度,它也讓我知道,一個人或許可以走很快,但跟一群人走可以走更遠。」

志工溫雨樵(左)與當地小孩合影(溫雨樵提供)

  另一個以立志工陳祖玄,在參與前抱著對志工的疑惑,短期志工真的有助於對當地長遠的效益性嗎?保持著這樣的疑惑參加了以立某次在大學內開辦的國際志工說明會,發現以立的短期志工做的事情比較不一樣。該次計畫內容除了服務,也包含了瞭解該地的社會企業市集,結合了兩種形式:幫助當地、觀察不同文化的社會企業,因此他參加了該次柬埔寨計畫。回來後,他對短期志工有了較明確的感受,「短期志工較多著重在人與人關係之間的建立,團隊關係的培養,到達當地短短十幾天,建廁所、搭橋,提供實質的助益,但對於服務卻有著無力感,似乎沒有辦法真正做到什麼,但是也有滿足感,認識了身邊的人、不同的價值觀,這趟旅程讓我更深的認識到了國際志工。」

  當國際志工結合社會企業,以立謹慎地規畫不同地區計劃的服務,並訓練領隊傳達精神,並帶領國際志工前往,慎重地對待當地村落與價值觀,同時在過程中創造價值,提供志工們認識自己,認識服務,認識國際及互惠互助的方式,如水滴落創造同心圓的方式以期望將改變社會的理念擴散出去。

 

延伸閱讀:

遠山呼喚:一個新興的社會企業

小檔案:以立國際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