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起在地文化的一陣風:風起
挖掘地方故事 創造無限可能

2017-01-11  記者 全翎瑄 報導

  自古以來,人類便是群居性動物。從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的互動,到人們與社區的互動,在這過程中,人們不斷創造、累積當地獨有的人文歷史與故事,努力保存並將這些珍貴的文化價值傳承下去。然而,若有一天,當這些歷史脈絡都消失了,人們該如何重新定位自己,找回自己與當地的連結?《風起》扮演著那條連結線,以挖掘在地故事編輯手的角色,深入瞭解社區,以文字紀錄故事,再次拾回人與社區之間的溫度。                          

                              

《風起》標誌(圖片來源/《風起》官方網站)

風,悄悄地形成

  《風起》是由目前就讀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班的林駿騰所發起,結合一群在新竹讀書,共同關心新竹發展的十位學生,以新社會媒體的形式運作,並出版同名刊物的團隊。「風起,就是要讓新竹風重新刮起,重新吹動新竹市民對自己的驕傲和信心。」(引自《風起》官方網站)以新竹為主要深耕地的《風起》,透過與在地人物訪談,編輯社區居民最原始的話語,進行地方文史資料紀錄與搜集,而他們更延伸至地方性議題之探討,諸如位於社會底層的客家人、都市原住民的文化與生存問題,以及社區衰弱、老化問題,提供具有建設性的社區規劃與方案,一方面維護、活絡新竹偏鄉、沒落社區的機能,保存地方故事,另一方面也讓逐漸消失的歷史能再次與人們溝通與對話。

      從2014年成立至今已發行七本期刊,《風起》藉由刊物出版及販售,不僅使更多人看見社區的耕耘痕跡,也能夠再一次地認識新竹這個地方。值得注意的是,《風起》在採訪報導過的社區皆無償提供紙本刊物,以回饋駐點社區,達到互惠的合作模式。除了新社會媒體的身份,他們更扮演著社會企業,肩負改善社會與社區的重要功能。

                       

《風起》刊物(全翎瑄/攝)

風向的變化

  《風起》從創立開始就持續關注地方與社會議題,發行刊物是中前期才開始有的計畫,當初是由一系列議題講座的策劃起家。「主要的問題意識是針對地方。因為地方缺乏資源,報紙、網路新聞版都很少這種報導,我們在做的就是要讓地方的東西被看見,雖然比較難做,但總是要做。現在很多地方都有做地方誌,像苗栗、台中、台南。新竹什麼都沒有,所以就想來這裡。」林駿騰由這個想法出發,開始長期與社區接觸,深入並進行採訪駐點、設計專題、舉辦工作坊。目前累積九個以上的採訪駐點都仍與《風起》有所聯繫,只要他們需要協助,《風起》就會出現在他們身旁,一起相互學習,相互成長。

  除此之外,「語言」也是該組織關注的核心議題,深信語言是文化的載體,《風起》以新竹地區三大語言:閩南語、客語、泰雅族語為出發點,去了解一個族群的故事與價值,喚起對土地的歷史記憶、地方情感。不像其他組織傾向維護單一語言文化,他們是關心存在於台灣這塊土地上所有族群的語言。在語言推廣這部分,初期曾經成立語言文化學習部,開設泰雅族語班等,但礙於經費的問題,《風起》轉而將語言學習融入報導文字中,於報導中文標題一旁加入閩南語、客語、泰雅族語拼音,讓民眾習慣這些長久存在於我們土地上的多元文化。

                     

《風起》創辦人 林駿騰(全翎瑄/攝)

當風觸及到人的時候

  「原本我會進來是因為想寫刊物,但其實我們很多時候都會跟社區一起活動,你不可能只是單純地紀錄他們。」負責文字及美術編輯的盤惟心說道。會與採訪駐點社區持續聯絡不純粹只為了報導紀錄,更重要的是關心地方的發展。《風起》曾與位於新竹市千甲聚落的里巴哈客協會合作,在當地協助活動規劃、實施食農教育以及攝影課程。獲得千甲居民正面認可之外,也讓居民對自己的土地、文化有多一層的想法與認識:「它並不是去找一個非常有名的地方錦上添花,而是真的到地方上課,了解當地,了解原住民。因為一塊地可以和年輕人結合,我覺得是一件很棒的事情。」里巴哈客協會執行長劉美玲如此認為。合作過的下竹社區理事長徐鶯嬌對《風起》也有特別的看法:「它幫助我們發掘社區的美,我們就像是它的種子,它來培育我們,我們就會發揚光大。」下竹社區以往接觸過的組織都比較少深耕文化這部分,而《風起》的出現,則讓當地居民看見了自己從未發掘的優勢與可能性,透過紙本刊物於社區的擺放,也讓更多人知道社區的故事,並傳播出去。

  反觀《風起》,他們又從與社區採訪互動的過程中獲得了什麼呢?盤惟心在因緣際會下採訪過一位道士,採訪前對道士的印象就像香港電影中那樣,覺得是個很神奇的行業,但在訪談過後,她了解了道士的社會位置、功能與運作模式,徹底打破她對道士既有的刻板印象。《風起》在採訪的同時,也在學習與成長,認識許多未曾深入了解過的文化,與人們形成互惠的正向關係。

                     

          里巴哈客協會執行長 劉美玲(全翎瑄/攝)        下竹社區理事長 徐鶯嬌(全翎瑄/攝)

風的續航力

  主要由學生身份組成的《風起》,未來難免面臨成員們畢業的階段,必定有人選擇留下,有人選擇離開,如何調整現在及未來的步調對《風起》來說是一個關鍵的課題:「如果變成NGO(Non Government Organization非政府組織),沒多久就會倒了,因為NGO沒有支援。如果變成營利型團體,會變成總是在賣東西,所以現在還在找一條路。比較殘酷的事情就是這條路很難活下去。」林駿騰目前的想法是將組織轉型為職業性團體,變成成員們主要工作,並持續招募新血,重新訓練。

  而以現實社會情況而言,民眾不喜歡閱讀長篇報導是個不爭的事實,喜歡閱讀《風起》刊物的大多為長久致力於文化工作,同溫層的人,相對較難讓刊物深入到一般民眾的生活之中。

  「大家大部份的專業就是寫刊物,比較會負責報導的部分,但之後希望可以做一些雜誌以外的事情,譬如說導覽,很深度的那種導覽。」盤惟心表達出她對《風起》未來的一些想法與期許。縱然有許多待克服的難題,《風起》仍堅持欲將地方文化讓更多人看見的信念,只是在這過程中,需要多加思考有什麼東西可以繼續支持《風起》走下去,找出屬於《風起》自己的一條路。

                        

《風起》成員 盤惟心(圖片來源/盤惟心提供)

 

延伸閱讀:

照片說故事 說出心裡話

小檔案:社區新聞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