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知識的夢想萌芽地 巷弄裡的瓦當人文書屋

2016-12-29  記者 吳哲夫 報導

  2013年,文化部透過文化創意產業圓夢計畫,對文化創意產業挹注資金。當年的220件的申請中,75件通過,獨立書店共有8件,瓦當人文書屋便是其一。陳晏華與丈夫Hamu都是愛書人,透過計畫順利獲得了50萬的創業基金,以人文書刊為主瓦當於是在當年9月誕生了。獨立書店出現的浪潮,面對的是實體書店衰微的趨勢。瓦當人文書屋步步探入社區,試圖在竹東當地找尋到自身定位。 

瓦當人文書屋門口為漂亮顯眼的藍色大門。
吳哲夫/攝

藏身竹東小鎮的小小書店 夢想而生的瓦當

  「其實都是巧合的阿。」陳晏華小姐提到在竹東開書店是個意外。新竹市區房價貴又無中意的地點,公婆家隔壁的房子正好要賣,於是毅然決定回到先生自幼成長的家鄉竹東,作為羅織夢想之地。大學就讀中文系的陳晏華,曾在報社和出版社工作。因為母親與外婆的離世,得到了有想要完成的事就去做,活在當下不要事後追悔的體悟。與先生Hamu喜歡遊歷各地的特色書店,共同擁有書店夢,原先因現實上收入不穩的考量與大環境下實體書業的衰退趨勢而退卻,最後在先生的鼓勵之下,成功申請了文化部的文創圓夢計劃,2013年9月書店營運至今,也歷經了三年。

  瓦當人文書屋就是陳晏華的書櫃,每一本書,都是由她親自挑選的。書屋內的書籍以她的個人喜好,人文史地類為主軸。瓦當作為獨立書店,陳晏華的期待與經營方向自然與隨處可見、樣板化的連鎖書店大不相同。書屋規模雖小,本本書籍卻都是「精選」,有著陳晏華本人對書本的觸覺品味與對書店經營方向的堅持,以及一般連鎖書店不可能見到的滿滿人情味。

瓦當書屋內的書,每一本都飽含陳晏華對於書店經營的堅持。
吳哲夫/攝

理想與現實 小書店生存大不易

  「挫折就是覺得當地人來的比較少,因為當地的人老人家比較多。」陳晏華提到,竹東當地居民多為老人家或上班族,平常大多無閱讀習慣,並不會特別到書店裡,當地還是有熟客,但還是以新竹市區、竹北等外地來的顧客居多。實際沿著大林路隨機走訪附近居民,「不知道開幾年,我們都各顧各的」(藥局老闆)、「沒進去過,因為對我們無影響所以無感」(雜貨店老闆)、「不知道瓦當書屋在這裡」(路過的竹東國中學生),許多在地人對瓦當並不是很熟悉,對其存在的感受並非深刻。「不太清楚有什麼活動,每次裡面好像都很多人,不太敢進去耶。」水族館老闆娘尷尬地擠著回答。當地居民可能對書店有一定程度興趣,但陌生感遙遠感而生的懼怕膽怯,使其打消一探書店的念頭。

  淡季很長,旺季集中於學生寒暑假或連續假期是常態。營收的起起落落,正是獨立書店普遍面對的狀況。「谷底也都已經去過了。」陳晏華笑著說,書店剛開始時前半年,都沒有什麼顧客,後來才陸陸續續有人知道這裡。店內的書籍,也從一開始的純文學,慢慢調整,引入了部分生活類型的書與一些寄售的文創商品,以利吸引消費購買。書店的第三年,依然在虧損與勉強收支平衡之間擺盪著。「(先生)本來就有工作,應該不太可能會辭掉。」基於經濟現實的考量,陳晏華表示先生暫時還是不會辭掉工作。

書店牆面上來訪名人與講者的拍立得留影和簽名。
吳哲夫/攝

走穩腳步 堅守書店附加價值

  儘管書店的收入並不豐厚,陳晏華相信經營書店的價值,在於作為一個據點在當地推廣閱讀,甚至成為在地文化的聚落。精心策畫多元的講座活動,其中力邀當地文史工作者與創作者暢談當地客家文化,更在書店狀態逐趨穩定之際,試圖慢慢增加與在地組織的互動,如與蕭如松紀念館合作,近期將作為一個宣傳點與展點。或也積極投入當地的活動,像是搶救林務局宿舍運動,以及幫忙舉辦小農市集,向政府申請計畫補助。

  與在地刊物《逐步東行》的合作,也已經到了第三刊。《逐步東行》於2014年創刊,由竹東國中美術老師彭雅芳帶領學生們,利用課餘、假期深度記錄竹東的人事物,甚至吸引校友投入參與。開始時陳晏華利用自身在出版業的經驗,幫助《逐步東行》團隊向政府申請經費,後來更提供場地與部分印刷贊助。協助《逐步東行》的刊行,對於竹東地區文化資產的保存與推廣一定程度的效果。

書店一隅,牆上貼有《逐步東行》的新刊宣傳
吳哲夫/攝

步入社區 串接在地連結大願景

  「增加在地連結,是開了(書店)之後才這樣想啦。」陳晏華說道。除了作為在地刊物的協助者,她近期也積極主動投入刊物的籌畫。「我們有籌辦一本刊物—《台三線Style》。它是專門探討台三線周邊的文化、歷史、人文。」陳晏華表示,書店實際參與了本刊物的製作團隊,刊物將由團隊自行出資印行,內容已接近完成。待資金預算備齊,明年(2017)就會發刊販售。探討台三線周邊沿線的同時,竹東地區的在地客庄文化,亦含括在內。「更希望在地人,了解在地。」陳晏華提到,除了讓外地人能了解竹東的文化,更希望透過此刊物,讓在地人,更能深入了解自己家鄉的文化。

  談到書店未來的規劃時,陳晏華表示,當初創設瓦當,本非以賺錢營利為最大目標,3年來的活動都是免費的,希望帶動竹東的人文氣息,不過,「未來會朝向收費制度邁進,這樣才能繼續經營下去。」為了讓書店活動品質不斷精進並讓自身理念能夠永續經營,勢必須有更多的營收以維持營運並再投入。此外,雖然只是尚未成形的想法,陳晏華說道,未來二、三年後,希望進一步成立協會,讓在地文化活動的推廣更容易進行。屆時,協會將由先生負責管理,而她則繼續負責維持書店營運,讓書店成為協會推廣文化的其中一個據點。陳晏華的願景中,希冀瓦當能走向「社區企業」的形式,深入社區,在竹東能深耕下去,並回饋當地,與之共生。

  在數位浪潮的衝擊之下,如同台北重慶南路的書店聚落現時早已不見往昔風華。實體書店的生存日趨艱困,獨立書店必須走出自身的特色與定位,才能找到自身的生存空間。作為店名的「瓦當」,是老房子屋簷前,刻有花紋獸紋的圓形瓦片,具有承接雨水的重要功能。「也都是靈光一閃,突然想到,蠻符合人文的感覺。」陳晏華希望,書屋能如瓦當,承接起知識的雨水,守護與推廣當地人文故事,並能帶動當地的閱讀風氣,讓智識與文化的種子在竹東萌芽。

 

延伸閱讀:

也是書店夢 晴耕雨讀小書院

小檔案:瓦當人文書屋